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烽火魔臨 愛下-執劍者鑒賞

Home / 玄幻小說 /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烽火魔臨 愛下-執劍者鑒賞

烽火魔臨
小說推薦烽火魔臨烽火魔临
狂笑中的少年,看向前方白骨王座的眼中带着一丝疯狂,一丝迫切,甚至还有一丝狂热
走到王座之前,毫不犹豫的做了下去,满脸希冀的等待着
而当看见已经坐在王座之上的少年,廖鸣幽人等人脸色一变,纷纷止住身形,满脸紧张的环顾四周
……
“看样子事情进展的有点问题啊”
“小问题,传承不能中断,那个小子因该已经结束了,让他出手吧,正好也借此机会让他适应下自己的力量”
“没问题,不过那个小家伙真的不需要特别注意一下吗,他召唤的骷髅战士居然可以拔出白刃,看样子他沟通的次元空间等级并不低啊”
“就让那小子帮他一把吧,我对他的那种吞噬能力非常感兴趣”
“你这个老家伙,我劝你可别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我总感觉,那小家伙并不一般”
“你这老小子说什么呢,我只是对他的吞噬能力感兴趣,说不定这小子会是那一脉的后人,我可不想以后被那一脉的人无休止的追杀”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全身一抖,有些后怕的说道
“哎,只是可惜了那个人,也不知道那个人现在究竟是生是死”
“小心说话,他那种强者不是我们可以随意议论的,即便是一个念想也有可能会被感应”
“哼!怕什么!感应到了不好吗,这些年我们尝试了多少次了,依旧没有得到回应,如果能接引成功一人的观想降临,我们这一脉也不至于沦落至此!”
“好了,休要多言,让那小子出手吧,尽快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吧,我总感觉他们似乎有着什么更大的预谋,始终给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哎……”
……
“小子,我想有些事情你也已经了解到了一些,但是我不希望你将你了解到的事情说出去,我们还需要一定时间”
“前辈,那些记忆是真的吗?”
“是真的,那种大恐怖是真实存在的,或者说,我们所看到的,和你现在所传承的都仅仅只是冰山一角,因该还有更恐怖的是我们不知道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
“时间,我们都需要时间,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处理,只是,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眼中带着一丝失落,不确定的回答道
“我明白了,我也明白了我存在的意义,只是我不甘心,我能做的就只有这样吗!”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之色
“孩子,你能做的有很多,只要你能无限成长下去,终有一天,你会与他们并肩而战!”
“现在,你该离开这里了,你的伙伴需要你的帮助”
说完,空间中出现了一个画面,正事那少年坐在白骨王座之上,而下方众人,则是满脸警惕的防备着什么
“是他们?”
“是的,是他们,也不是他们,只是一缕神魂”
“我这就去将他斩杀!”
“小子,斩杀他之前,我们需要做一个实验,你的伙伴中,有一个很有趣的小家伙,到时候你……”
钻石娇妻:首席情难自禁 小说
吉祥,阿爸对你很失望
……
此时,坐在王座上的少年,感到阵阵冰冷从白骨王座上传来,原本身上的伤口在这股冷意的包裹中,开始快速的恢复起来!
如此强大恢复效果,少年更加确定,他正坐着的这个白骨王座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几个王座之一!
在看了一眼一旁斜插地面的长剑,眼神变的更加炽热!
传说中,白骨王剑,可执掌阴灵生死,斩轮回九天,可号令亿万生灵为其开路!
只是,就在少年的手即将握住剑柄的瞬间,无数剑气从剑身之上飞散开来,就见少年伸来手,瞬间就被数道剑气斩的血肉模糊!
即便还在台阶上的廖鸣幽等人,也被这些无差别攻击的剑气纷纷从台阶上斩落,几人满脸惊愕的看着那柄长剑!
而那少年却完全不在乎已经血肉模糊的手,透过一道道剑气,死死的握在剑柄上,鲜血顺着剑身缓缓流淌!
“嗯?”
突然,少年双眼凸起,眼中充满了恐怖之色,原本死死握住剑柄的手掌血肉早已被剑气尽数削去,仅剩下森森白骨!
就在少年慌忙想要收回手掌的瞬间,白芒一闪,仅剩白骨的手中齐腕而断!
剑身周围的剑气也在瞬间消散而尽!
一道身影傲立于少年面前,手持白骨长剑,冷冷的看着他!
“是你!”少年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更是死死盯着那被眼前之人握在手中的白骨长剑!
“不错,是我,你这一缕神魂今天就留在这里吧”言罢,手中长剑便向着少年挑去!
“武昌宇!”看清来人之后,李博然忍不住惊呼出声道
而此刻的武昌宇早已与少年战在了一起,虽然失去了一只手,可即便如此,面对武昌宇少年一时也依然不落下风!
只是此刻的少年却前所未有的紧张,武昌宇的一句一缕神魂,就像一个魔咒版,萦绕在他心里
“你是怎么知道的!”面对攻势凌厉的武昌宇,少年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也算是承认了武昌宇所言非虚!
“我是怎么知道的,你无需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无论你们在筹谋什么,都不可能实现,至于你这一缕神魂,今日注定会被覆灭在这里!”武昌宇眼神越发的凌厉起来,每次出剑角度也是越来越刁钻,让人无法捉摸
“就凭你能掌握这柄剑,就想留住我?大言不惭,终究是蝼蚁,即便是这柄剑也要服从于王座拥有者”
“这白骨王座,不是你们这些人可以染指的,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至于能不能留住你,那也要试试才能知道”
一击过后,一个剑气屏障将两人包裹其中,武昌宇抽身而退,没有在继续进攻,而是手持长剑冷冷的看着少年
“你有一点说的不错,这柄剑,也要服从于王座拥有者,但是,有一件事确实你们不知道的”武昌宇用仅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你说什么?”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出现
“我就好心告诉你吧,除了王座的传承,白刃也是有着自己的传承的,只不过,白刃的传承很少出现而已,每当白刃的传承者出现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新一任王座真正的,传承者出现,而不是之前的伪传承者,而我们获得白刃传承的人,都将成为真正王座传承者的执法人”淡淡的看了一眼少年,武昌宇接着说道:
“外界通常称呼我们为,执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