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在諸天之上笔趣-第五十五章 姜相隕,必殺之局,破陣的曙光閲讀

Home / 玄幻小說 /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在諸天之上笔趣-第五十五章 姜相隕,必殺之局,破陣的曙光閲讀

我在諸天之上
小說推薦我在諸天之上我在诸天之上
默默站在苏林身前,姜相掌心中的符印散发出了阵阵青芒,竟是抵挡住了两名四品散发出来的威势。
“姜绍,姜主饶你一命,准你告老还乡,何苦自寻死路?”
冷眼盯着姜相,金色人影开口道。
“平林君,崔夫子,此事还有回旋余地吗。”
静静的看着两人,姜相丝毫不为所动。
对视一眼,平林君与崔夫子点点头,下一刻,两人身周,金青二色猛然爆发。
“拿下姜绍,阻挡者,杀无赦。”
平林君率先冲了下去,掌中青色灵力狠狠的撞击在了姜相的符印之上。
機械神皇 資產暴增
“三品符印。”
崔夫子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但随即冷静了下来。
“只凭借一道三品符印,就以为可以拦下我等吗?”
崔夫子掌心结印,一道金色的正息之力直冲天际,势要沟通天地之力,以破姜相的防御。
“小林,感觉怎么样?”
看到姜相撑起的三品符印短暂支撑住了两人的进攻,苏林连忙转身扶住了脸色仍旧苍白的姜林。
“苏哥,我好多了。”
体内的灵力慢慢回归,姜林看向身前独自抵挡住两位四品进攻的姜相,面色沉了下来。
“苏哥,我们怎么办?”
看着场中局面,姜林有些不知所措。
“先救你哥出来。”
目光放到被姜国士兵紧紧压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姜离,苏林眼中闪过一丝怒火。
话落,苏林额间文印银芒再度涌现,文剑发光,苏林径直冲了出去。
以五品正息护身,苏林体内九品武道之力完全释放了出来,仅在一瞬间,便出现在了锁着姜离的那两名姜国士兵面前。
“轰。”
苏林手持文剑砍了过去,还未等周围姜国士兵反应过来,一道璀璨的银芒直接爆发了开来。
“离哥。”
苏林左臂揽住姜离,在爆炸的余波之中击飞了开来。嘴角血迹更甚,苏林半跪在了地上,一袭白衣早已破损。
“咳咳。”
同样倒在地上,姜离嘴角也咳出一丝血沫,脸上一片苍白。显然,刚刚平林君的气息降临,对姜离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找方位,准备突围。”
脸上闪过一丝疯狂之意,苏林打量着四周,瞬间锁定了他们提前早已规划好的东南区。只要能够离开此地,那么,他们就能凭借着姜皇都内四通八达的街区,暂缓下来。
“离儿,林儿。”
正当苏林刚刚确定好准备殊死一搏之时,姜相的声音响了起来,三人一愣,齐齐望向身前还在苦苦支撑的姜相。
秦 羽
“这是两道五品符印,速速突围。”
姜相挥袖,两道散发着青色光芒的符印漂浮在了姜离面前。
“父亲,那你呢?”
神色猛然大变,姜离下意识反问道。
“姜国不会放过我们的。”
“好好活着。”
姜相苦涩的看着面前近乎于狂轰滥炸的平林君与崔夫子,当下,继续加大了体内灵力对于三品符印的供应。
凭借着一枚在很早之前私下得到的一枚三品符印,姜相以一己之力,拖住了两名四品强者。
若他也随苏林三人离开,两名四品无人约束,那么最终他们四人,一人也无法逃脱。
如果非要留下一个人来作为活下去的代价,姜相毫不犹豫。
那个人,只能是他。
也只会是他。
只因为他是姜离与降临的父亲。
血浓于水。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在自己的面前。
同样读懂了姜相心思的苏林,心脏在此刻也不禁急速跳动了起来,跟前姜离和姜林兄弟呆滞在原地,仍然无法接受姜相刚刚说出的话。
“好好活着。”
姜离与姜林,在出生之后,便受到了诸多目光的关注,而两人也却是未负众望,入学祭下学院武道学院,领悟御剑道与蕴剑道,在加冠之前,更是突破姜国百年来武道的修习速度,达到武道六品。
生来光环绕加身的二人,却从来没有想过,今日他们父子三人,竟然会沦落到如此田地。
“离哥,小林。”
看到两人呆在原地,苏林急了起来。
他知道在短时间内,无法让两人接受自己父亲陨落在自己面前的事实,可是,时间不等人。
若错过姜相为他们争取到的这一段时间吗,等到平林君与崔夫子脱身,那么,他们将再无突围机会。
“醒醒。”
调用正息之力,苏林的吼声直接惊醒了姜离与姜林两兄弟。
“苏哥。”
姜林满脸泪痕,身躯不断颤抖。
“我们要先出去,你就想让你的父亲白白做出这一切吗?”
脸色冷峻的看着四周,苏林拍了拍姜离肩膀,示意姜离振作起来。
“对,小苏说的没错,我们不能让父亲失望。”
牢牢抓住姜相给他们留下的这两道五品符印,姜离眼眶也红了起来,但脸上的悲意,已被坚定代替。
“我来开路。”
姜林也挥袖抹去脸上的泪痕,眼眶发红的看向前方被密密麻麻的姜国士兵堵住的通道,身上一道青色剑意慢慢升腾了起来。
“御剑,道。”
姜林大喝,一道青色剑意直冲向云霄。因为愤怒还在微微颤动的身躯下,竟意外爆发了隐隐逼近武道六品的气息。
“轰。”
青色剑意扫过之处,姜国士兵都被击飞了出去,原本密集的街道,竟然在姜林的含怒一击下,空旷了许多。
“离哥。”
看到姜林意外神勇的表现,苏林眼前一亮,猛然大喝,额间文印银芒暴涨,直接手持文剑飞掠了上去。
看到场中良机,姜离自然不会错过,掌中青色灵力直接灌入身前姜相给他们留下的两枚五品符印之中。
“嗡。”
两枚五品符印之上,一道道青芒开始绽放。
“破。”
操控着两枚五品符印,姜离直接冲了上去,两道五品带来的庞大威势,仅在一瞬之间,便击退了东南区所有的姜国士兵。
“好机会。”
苏林眼前一亮,身周的姜离和姜林自然也明白时机已到,当下青色灵力暴涨,奋力向前逼近。
“一群废物。”
神魂感知到苏林三人依靠两枚五品符印即将突围,平林君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乌龟壳。给我破。”
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对视一眼,平林君与崔夫子身上的气息暴涨了起来。
“附灵,星陨斩。”
“镇,融灵印。”
平林君与崔夫子也不再藏私,直接祭出了早已备好的大招。
“轰。”
“轰。”
连绵不绝的轰炸声从苏林背后响彻了起来,下意识回头望去,苏林三人只见在刑车之上,那一道青色的光幕,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缝。
“父亲。”
姜林面色一变,转身想赶回去救姜相。
“不可。”
几乎是同时出声阻拦,苏林和姜离皆愣在原地,看向青色灵力之中还在苦苦支撑的姜相。
“快走。”
姜相嘴角,已经慢慢溢出一丝血迹,满脸焦急的看向姜离两人。
“快走。”
姜相下意识张嘴出声,但天际间不断落下的四品威压却一刻都没有停止,一张嘴,大片的血迹直接从嘴角流了出来。
“父亲。”
姜离眼眶红了起来,身躯不断颤抖,大口喘着粗气向前踏出了一步。
“离哥。”
看到姜离和姜林两人举动,苏林面色一变,拉住了姜离。
“放开,今日,就算是死,我也要与父亲在一起。”
总裁的一纸契约前妻 季卓柒
看着姜相凄惨的身影,姜离心中仅存的那一点理智也破灭了开来,不顾身上的伤势,武道六品的气息全面爆发,姜离与姜林正待踏出第一步,姜相充斥着怒火的声音却直接喝停了两人。
“混账东西,我平时就这么教的你们忤逆我的话吗?”
姜相满脸愤怒的盯着因为自己失去理智要上前的兄弟两人,怒骂出声。
“驸马,老夫求你,带他们离开。”
姜相声音颤抖了起来,脸上闪过了一丝决然之色。
“我看你还能撑多久。”
天际之上,平林君与崔夫子彻底被姜相的苦苦支撑激怒了,天地间的灵力在一瞬间被两人调集了起来,凝聚在了两人合力的一击之中。
“轰。”
青金二色的光芒在姜离和姜林近乎疯狂的神色中,狠狠的撞击在了姜相撑起的青色光幕之上。
“咔擦。”
一道细微的破碎声,从灵力余波之中传了出来。心中一个咯噔,苏林脸色大变,直接拉住了姜离和姜林两人。
“快走。”
苏林毫无保留的调动起体内仅剩的正息之力,抓住姜离和姜林两人迅速向后退去。
偷 香
“想跑?”
破开姜相的三品符印防御,平林君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拉着姜离和姜林两人飞速向后退去的苏林,缓缓抬起手,一道青色灵力不断凝聚,压缩,然后锁定住了三人逃跑的方向。
“附灵,星陨斩。”
青色的灵力在转瞬之间凝聚了出来,平林君阴沉的目光锁定住了三人,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不好。”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庞大灵力波动,苏林下意识回头,看见平林君随手的攻击,瞳孔一阵收缩。
正息已经所剩无几,姜离和姜林二人的气息在情绪的大起大落中也衰退了下去,眼看着平林君这一击越来越近,苏林脸上,闪过了一丝狠意。
“轰。”
还未等苏林反应过来,在扑面而来的这一道青色灵力前,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了其面前。
“姜相。”
苏林心头大震,失声喊出面前人影的名字。
身边的姜离和姜林,在看到这一道熟悉的背影出现在他们身前之时,面如死灰,眼神瞬间灰暗了下来。
又是姜相。
苏林拉着姜离和姜离两人稳稳地落在了地上,看着姜相为他们拦下这一道近乎毁天灭地地攻击。
青色地灵力相遇,整条街道之中,皆被灵力冲击波尽数毁去,躲在一旁想凑热闹地百姓更是死伤严重。
云林君勃然大怒。
“咳咳咳。”
被灵力冲击波撞飞倒在地上,姜相的脸色苍白一片,嘴角不断有血迹溢出,全身上下,已然无一处完好之地。
“父亲。”
姜离和姜林再也忍不住了,冲到了姜相身旁,紧紧抱起了姜相的重伤之躯。
“父亲,”
姜离泪如雨下,姜林紧紧咬住嘴唇,脸上泪水疯狂落下。
“跟,跟,驸马,快跑。”
双眼紧紧盯住姜离姜林两人,姜相手指紧紧地抓住姜离的胳膊,断断续续的吐出了这几个字,嘴角血迹不断溢出,姜相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
“带,带他们,离,离开。”
姜相脸色灰败之色迅速涌了上来,苏林也走了过来,看到姜相脸色,叹了口气。
被平林君与崔夫子两人重伤,已伤及内腑,无力回天。
眼看,姜相已是走在了生命的终点。
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苏林心中对姜相的敬重之色愈高。
即便答应加入姜国,他与这位丞相平日里也是相交甚少,倒没想到,在最后关头,这位曾身居高位的重臣,选择了相信自己。
“丞相放心,我自然不会食言。”
恭敬行礼,苏林发下承诺。
而得到苏林承诺的姜相,脸色也是松了下来,最后细细打量着一旁泣不成声的姜离和姜林二人,嘴唇微张。
“好好……”
努力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在叮嘱自己的儿子一次,但姜相脸上那一股死气瞬间攀爬了上来,口中大片鲜血喷出,姜相身躯一阵颤抖。
“父亲。”
姜离和姜林紧紧抱着姜相的身躯嚎啕大哭。
姜相,姜绍,陨。
身躯慢慢失去温度,姜相的双眼却迟迟无法闭上,苏林低着头站在姜离兄弟两人身旁,不知如何劝慰亲眼目睹了父亲陨落的两人。
“离哥,小林。”
苏林面色慢慢冷峻了下来。
即便此刻,姜相为他们而死,但是,危机却并没有解除。
天际间,平林君与崔夫子踏空而来,看着姜离与姜林怀中刚刚陨去的姜相,倒是叹了一口气。
“姜相,此乃死局,何必如此执着呢?”
平林君与崔夫子脸上的惋惜之色一闪而逝,再看向姜离的目光中,皆露出了一丝杀意。
“姜离,还不束手就擒。”
抬起头,姜离同姜林满脸泪痕,呆滞在原地,也不再回应,心中萌发死意。
“文体?”
苏林挡在两人面前,默默的挥起文剑。
而崔夫子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而在下一刻,
“嗡。”
虚空中,一道嗡鸣声自远处传递了过来,泛起了阵阵虚空涟漪。
“这是?”
平林君与崔夫子脸上涌上了一抹严肃,苏林抬起头,望向远方,冰冷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讶然。
天穹之上,一道银芒渲染下的身影慢慢自虚空之中浮现了出来。
一袭白衣,一手执剑,一手托符,面带银纱,银眸之中,闪过了一丝不屑。
“区区四品,现如今竟也如此嚣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