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陛下,廢后是條龍》-【鎖】 該章節已被鎖定相伴

Home / 言情小說 / 精品玄幻小說 《陛下,廢后是條龍》-【鎖】 該章節已被鎖定相伴

陛下,廢后是條龍
小說推薦陛下,廢后是條龍陛下,废后是条龙
楚鹤轩呼出的热气落在她的脸上,双眸中溢出的别样风情竟让她片刻失神,也恰巧就是这失神的空档,他竟然趁她不备落下了一个炽热的吻。
一瞬间,凌陌裳大脑一片空白,眸中的星芒颤动,心脏狂跳不止,她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那个吻非常具有掠夺性,让她几近窒息,依稀间能感受到有一只手正缓缓的揽住她的腰部,她顿时浑身一颤,眼尾处染上了一抹绯红,无形中增添了几分妖冶。
这时的她无意中散发着致命的诱惑,看着那双渐渐被情愫晕染的眼眸,又有几人把持得住?
他的双唇从她的唇上撤离,沿着她修长的脖颈一路向下,酥麻的吻落在她若隐若现的锁骨之上,留下一抹淡淡的红痕,她竟然彻底迷失,下意识的想要抱住他,就在她的腰带被拉开的一瞬间,她突然回过神来。
想她堂堂神龙竟然要屈居人下?开什么玩笑!
突然她快速扣住楚鹤轩正抓着她腰带的手,妖冶的双眸多了几分凌厉,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楚鹤轩很不解,抬眸狐疑的看向她,哪知她眸色一冷,迅速发力,竟在楚鹤轩毫不设防的情况下将他们的身位翻转过来。
殭屍 醫生
凌陌裳跨坐在楚鹤轩的腰上,扣住他的双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语气霸气异常,“本座绝不屈居人下。”
这举动让楚鹤轩大为吃惊,还是头一遭遇到这种情况,她果然总会给他带来惊喜。
“你要是喜欢这样,朕也未尝不可。”楚鹤轩勾起唇角,轻笑起来。
若说脸皮厚,这小皇帝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他的笑像是在挑衅,原本凌陌裳不该被挑衅到才对,可偏偏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她就格外的执拗,就是不肯输给他,即便在这种事上也一样。
“楚鹤轩。”她低头看着他,叫了声,楚鹤轩疑惑的抬眸,浅笑着问:“怎么了?”
这时她才惊觉小皇帝确实长得很好看,唇红齿白面容俊俏,或许是因为练武的缘故,身材也恰到好处,单薄的睡袍之下能隐隐看到一层紧致的肌肉,细长的脖子上留有几滴汗水,竟莫名添了几分色气。
在她近距离欣赏他时,楚鹤轩趁着她放松的空挡挣脱开她的手,顺势揽上她的腰部,稍稍用力将她带入怀中,凌陌裳一个不留神趴了下去,他立马按住她的后脑勺,又一次吻了上来。
这一次的吻绵长而又深情,让她彻底迷失……
情迷之时,她忽而感觉心口传来一阵炽热的温度,接着,半边脸渐渐出现了绯红的鳞片,双腿也越发奇怪,出现龙鳞的同时也在慢慢合并。
糟糕,龙只要动情便会现出龙尾……
她竟然真的动情了?不可能,一定是这小皇帝故意撩拨让她这条万年来才苏醒的神龙迷失了自己。
怕自己真身被楚鹤轩看到,凌陌裳猛地推开他,忙不迭的拉过被子将自己裹在了里面,远远看着就像一只蚕宝宝。
楚鹤轩瞠目结舌,满是震惊的看着裹着被子的凌陌裳,压低了嗓音问:“你这是干什么?”
“与你无关,本座要休息了,你莫要打扰!”
这会儿的凌陌裳心乱如麻,哪里还想跟楚鹤轩多说一句,她恨不得楚鹤轩赶紧走,一看到他龙尾就止不住的显露出来,果然凡人都心机深沉的很,居然妄图勾引她。
怎么好好的又说要休息?楚鹤轩才不信她的鬼话,虽然刚刚并未看清,但也感觉到了异样,于是他慢慢靠近,伸手去扯她的被子,“朕又不吃人,躲着朕做什么?”
什么叫躲?她会怕他?
凌陌裳好气,可又不能真的钻出去跟他对峙,只能忍着,但她越是忍着楚鹤轩就越是好奇,非要拉开被子看个究竟。
“出来。”
“不出去!”
打死她都不出去,凡人有什么资格窥见她原身?
这会儿的凌陌裳力气非常大,饶是楚鹤轩使出浑身解数都没用,被子就跟长她身上似的,怎么都拉不开。
“确定不出来?”楚鹤轩挑眉。
“不出去!你想都不要想!”
也不知道楚鹤轩到底在执拗什么,莫不是真看到了她的龙鳞?这下糟了,要不再来一次失忆咒?可问题她现在的神力能不能支撑她使用还是个问题。
本以为楚鹤轩会想些歪门邪招把她弄出去,结果半晌都不见有动静,过了一会儿甚至听到了开门声,然后传来关门声,看来他拗不过所以走了。
凌陌裳这下松了口气,悄咪咪的从被子里探出头打量着周围,好像他真的不在了?所以说不要跟神龙比。
确定安全后,她慢慢松开了被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哪知这时她忽而听到一声冷笑,顿时大感不妙,扭头一看,楚鹤轩正站在床边抱着双臂凝视着她,那眼神看着怪吓人。
糟糕,他绝对看到了自己的原身!
惊慌失措之下,凌陌裳一口火焰喷出,将床边的帷幕点燃,火顺势蔓延开来。
“不好了,着火了!”
夜深人静时,坤宁宫传来小六的嘶喊声,瞬间将所有人吵醒,纷纷拿起水桶前去救火。
很快此事也传开来,宫中众说纷纭。
“听说了吗?坤宁宫起火了,好像是废后所为。”
“不会吧,陛下不是去了坤宁宫吗?难不成她想行刺陛下?”
“看这架势分明是想来个同归于尽啊,也不知道陛下会如何惩处。”
“怕是死罪难逃吧……”
几人正议论着,殊不知这事惊动了太后,此刻已经来到他们身后,听闻他们所言太后震怒,呵斥道:“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背后议论皇家之事,来人,速速拉去杖毙。”
一听到这声音,几个人吓得够呛,连忙跪地求饶,可太后的怒火又岂是他们能承受的,宫里乱嚼舌根的人太多,必须要杀鸡儆猴,看日后谁敢还胡言乱语。
请叫我英雄
任凭他们怎么哀求,太后未有一丝动容,直接命人将其带走,很快就传来声声惨叫。
这时,宫人匆忙的跑来,着急的对她说:“太后,不好了,坤宁宫的火势太汹涌,根本灭不了。”
“什么?!”太后大惊失色,连忙道:“快,去请齐王来。”